人類誕生比中頭獎還難

來源:北國網    關鍵詞:航空航天 地球 宇宙 彗星 原核生物   時間:2019-02-06 08:00:01

愛因斯坦曾多次提到上帝,例如:“上帝不擲骰子?!比欢?,他所說的上帝和《圣經》中的上帝,那個全知全能,唯一的神并非一個含義。愛因斯坦的上帝實際上指的是支配著宇宙萬物的自然規律。對于《圣經》中的上帝來說,造人是非常容易的,他只用一天時間就完成了這件工作,順便還造出了所有其他生命。而對于自然規律這個無形的上帝來說,造人卻并非易事。

事實上,是一連串的偶然事件造就了人類,如果稍有偏差,我們就不會存在于這個宇宙中。

人類誕生比中頭獎還難

避開空洞

宇宙誕生于137億年前的大爆炸,新誕生的宇宙經歷了一個短暫的膨脹速度極快的時期,宇宙學家稱之為暴漲。這次快速的膨脹抹平了宇宙物質的分布,就像抻開了滿是褶皺的布料,讓整個宇宙變得非常均勻。不過宇宙在細微之處的物質密度還是存在微弱的差異,總有些地方比周圍更密一些。

幸運的是,我們所處的位置在當年就是比較密的那一塊。在引力的作用下,這個密度較大的區域吸引周圍的物質,聚集成團。最終形成了包含著大量星系和星系團的室女超星系團,而我們銀河系所在的本星系群,就是室女超星系團的一員。而那些密度較小的區域,現在則成為了幾乎空無一物的巨大空洞,在那里不要說生命,恒星都很難找到一顆。

天文學家現在依然可以觀測到大爆炸在宇宙中留下的光,也就是微波背景輻射。根據這些觀測人們發現,當年宇宙中的物質哪里密集哪里疏散完全是隨機的。所以說銀河、太陽、地球和我們出現在宇宙的這個位置是個完全的巧合。

打翻正反物質的平衡

《圣經》上說上帝最先造出了光,不過現實中光并不能用來構成世界萬物,你還需要實實在在的物質粒子,例如中子和質子。而物質粒子能夠在宇宙中存在,也是件非常僥幸的事。

按照粒子物理學的標準模型,正反物質應該是對稱產生的。如果這樣的話它們會全部互相湮滅,宇宙將會由純粹的光組成。但現實中,某種科學家們尚未完全了解的規律打破了這個平衡,雖然僅僅讓天平傾斜了一點,但多出來的正粒子已經足以構成宇宙萬物了?,F在科學家們懷疑,這種規律本身也是在變化的。在宇宙中某些區域,正反粒子數量可能還是精確相等的,那里也就成為了只有光,完全沒有其他粒子的“荒漠”。幸運的是,我們的宇宙區域中,正粒子要多一點,這樣才有了我們生活的世界。

一顆火星大小的行星進攻

地球誕生之初,大概45億年前,一顆火星大小的行星一頭撞上了地球,它的一部分融合進了地球,另一部分和地球被撞飛的碎片合并在一起形成了地球的衛星——月球。

通過這種另類方式獲得的月球,按其相對于地球的比例來說大得出奇。太陽系中其他行星的衛星或是由軌道上的碎片聚集而成,或是被行星引力俘獲而來,相對于行星本身來說個頭都很小。另外據天文觀測顯示,這種規模的碰撞在其他恒星系統中也并不多見,據估計只有5%到10%的恒星系統中會有類似事件發生。

這次碰撞對于我們人類等地球生命來說是幸運的。質量巨大的月球起到了穩定地球自轉軸偏角的作用。而自轉軸偏角的改變會導致太陽給予的光和熱在地球上的分布發生改變,給氣候帶來劇烈的變化。如果沒有月球,地球的氣候將更頻繁地發生改變,人類就很難生存了。

把地球炸出生命

地球的“人生道路”注定坎坷不平,大約39億年前,太陽系內部遭到了大量小行星和彗星的狂轟濫炸。月球如今坑坑洼洼的表面就是這次轟炸的杰作,個頭更大的地球當然也無法幸免,只是頻繁的地質變動掩蓋了轟炸的痕跡。

天文學家推測,當時土星和木星的公轉軌道發生了變動,打破了太陽系的平衡狀態。在這些巨型行星引力的作用下,內側的小行星帶和外側的柯伊伯帶都有大量小行星和彗星被踢進了內太陽系,給內側的幾顆行星帶來了一場浩劫。

而地球生命竟然因禍得福,本來地球形成時由于距離太陽較近,溫度過高沒有水凝結。而轟炸地球的彗星來自溫度較低的太陽系外圍,本身就是由冰組成的,從而為地球帶來了生命不可或缺的水。另外,轟炸產生的撞擊坑留有余熱,也成為了孕育生命的理想搖籃。

生命由簡單到復雜的飛躍

一條無法逾越的鴻溝把地球上的生物劃分為了截然不同的兩類,一類是細菌和古菌這些原核生物,它們的細胞只是個裝著各種化學物質的簡單袋子,而另一類真核生物,它們的細胞內有各種細胞器,結構很復雜。原核生物都是只有單個細胞的簡單生物,而真核細胞組成了從大腦到骨骼等一切復雜的器官。

遠古時代,地球上最早出現的生命是細菌和古菌,此后過了3億年,真核生物也出現了。如果由原核生物到真核生物的進化很容易的話,那么在這么漫長的時間中,應該會多次出現這樣的事件。然而實際上,原核生物跨越鴻溝,成為真核生物的飛躍只在20億年前發生了一次,現在所有的真核生物都是這次進化所產生的祖先的后代。

這是因為由簡單到復雜并非進化的固定趨勢,自然選擇其實更青睞可以迅速復制、產生更多后代的原核生物。而一次完全偶然的事件改變了一切:一個古菌吞下去一個細菌,但卻沒有消化掉它。古菌和留在體內的細菌合作互利,最后融為了一體,細菌變成了為細胞提供能量的線粒體。從此,生物進化才走上了奔向復雜的路。

而既然這一切純屬偶然,那么很可能即使宇宙中到處都有細菌生存,但是人類這樣的復雜生命也還是非常罕見的。

殺手小行星帶來良機

地球后來沒有再遭受到大轟炸時期那樣的可怕襲擊,不過依然時有小行星撞上門來。如果塊頭足夠大的小行星現在突然降臨,人類就要遭遇滅頂之災。然而我們能存在于此,卻要感謝上一次撞擊。

人類誕生比中頭獎還難

6500萬年前一顆直徑10千米的小行星撞擊了現在位于墨西哥的尤卡坦半島,帶來全球范圍的巨大災難——野火蔓延,日月無光,氣溫驟降,酸雨傾盆而下。幾個月內,曾統治地球的恐龍滅絕了。然而大滅絕給哺乳動物的祖先帶來了機會,雖然它們中也有一半的種類滅絕了,然而那些體型小、繁殖快的種類幸存了下來。

恐龍的逝去給生態系統留下了很多空位,幸存的哺乳動物迅速占據了這些不同的位置,成為了地球新的統治者?;@示,距今6500萬年到5500萬年之間,哺乳動物經歷了爆發式的進化過程。而其中的一支進化為了靈長類,也就是人類的祖先??傊疀]有這次撞擊的話,人類也就不可能出現了。

智慧和力量哪個更好

距今2000萬年前,人類的祖先還是生活在樹上的靈長類,棲息在富饒安逸的東非雨林中,然而大地的變動改變了這一切。在接下來的1500萬年中,兩座南北走向的山脈在東非高原升起,海拔都在2000米以上,兩座山脈之間形成了一條巨大的裂谷。

東邊的山脈阻擋了來自印度洋的潮濕空氣,而西邊的則阻擋住了來剛果地區的潮濕空氣。谷底中氣候變得干燥起來,曾經茂密的雨林變成了稀樹草原,人類的祖先也只好離開樹枝到地面生活。此外,谷底中曾出現一些深水湖泊,并在數百年內消失了,多變的環境帶來了巨大的選擇壓力,到了距今600萬年前,有一種靈長類開始了直立行走。

迅速改變的環境促使靈長類不斷進化,距今250萬年前,兩種古猿在進化之路上分道揚鑣,一種大腦變得越來越發達;一種進化出強勁的嘴來取食堅硬的塊莖和種子。前者成為了人類,后者則早已滅絕。進化的路線有千萬條,我們的祖先幸運地選擇了智慧之路。

感謝這一切幸運的巧合,我們擁有地球這么適合居住的行星,也要感謝這些巧合,人類成為了智慧生命。

  • A+
所屬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