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化的世界(三):亞洲拉美篇

來源:新華網    關鍵詞:亞洲 普京 伊斯蘭 政治 莫迪   時間:2019-01-24 08:00:01

四、亞洲拉美篇

雖然歐洲是這一輪民粹主義、極右主義、特朗普主義的重災區,但世界其他地區也未能幸免。

相較于歐洲的反移民、極右化浪潮,亞洲和拉美更傾向于產生出一種由政治強人領袖主導的新威權政治。隨著越來越多國家不再對西方言聽計從,訴諸民族主義的強力領導人的出現勢不可免。

比如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他表面上是親西方的領導人,內里卻是一名主張修憲擴軍的熱切日本民族主義者。

再比如印度總理莫迪,他很少穿西裝,也經常用印地語發言,是一位務實的民族主義者,專注于發展經濟。莫迪認為,世界正走向三足鼎立格局,印度將獲得和美國、中國平起平坐的地位。

(一)俄羅斯

特朗普化的世界(三):亞洲拉美篇

當地時間2018年12月1日,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俄羅斯總統普京在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峰會上對媒體發表講話。視覺中國 圖

這里姑且把俄羅斯歸在亞洲篇里作為開頭。

俄羅斯在蘇聯解體后引入了西方式的民主,并完全按照西方建議進行經濟改革。新政府賣掉了大約45000家國有企業,包括能源、礦業、通訊等行業中的國有企業,結果卻形成混亂不堪的經濟局面,貪腐遍地,原先的國有企業全都落到少數有錢人也就是“寡頭”手里,但大多數老百姓民不聊生,經濟下滑嚴重。西方給俄羅斯提供的“休克療法”,本意是要將社會主義計劃經濟轉型為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結果卻使俄羅斯經濟徹底休克。

克格勃出身的普京于新世紀上臺之后,鐵腕打擊車臣分裂主義分子,從侵吞大量國有資產的寡頭財閥手中奪回能源主導權,利用國際油價攀升機會,致力于恢復國力,同時鞏固自身權威。這些舉措舉得了一定效果,令普京在國內擁有相當高的民望,得以在兩屆總統任期屆滿后,通過轉任總理,獲得了三度、四度擔任總統的機會。

普京為軟性威權主義打造出了一個模板:威權主義結合民族主義、打擊貪腐、打壓輿論,與富豪寡頭之間結盟。俄羅斯人民想要一個可以和西方對抗的強者,于是普京強行收回克里米亞,對想要加入北約的烏克蘭發動戰爭,支持敘利亞總統阿薩德,疑似利用黑客干預美國大選。

一切正常的話,普京將執政至2024年,是斯大林以來執政時間最久的俄國領導人。

(二)土耳其

特朗普化的世界(三):亞洲拉美篇

當地時間2018年12月1日,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峰會上對媒體發表講話。視覺中國 圖

今年土耳其大選的投票率高達87%。和普京一樣,現任總統埃爾多安以民族復興為號召,裹挾著他的民粹魅力,獲得了52.6%的選票,成功連任。

自2003年擔任總理后,埃爾多安使土耳其經濟快速成長,通脹率下降,因而廣受民眾歡迎。2014年至今,埃爾多安擔任總統。2017年4月,土耳其強推修憲公投。這次公投最終僅以不到3%的微弱多數通過,將原來通過國會決策、權力傾向總理的雙元首制變為總統制。埃爾多安隨即裁撤了總理,自己獨攬國家財政和軍事大權,可以自行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而無需國會同意,可以隨時解散國會,可以延長任期到2029年。這等于是把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全都集中在一個人的控制下。

理論上,總統制國家不一定必然走向獨裁統治,可以依賴司法獨立、公民社會、獨立媒體等機制的共同作用來制衡當權者。美國就是很好的例子。但其實,美國的制度存在一定漏洞,很容易產生權力過度膨脹不受約束的總統。特朗普之前,沒有任何一位美國總統敢于嘗試集權,除了因為有前面提的一些約束以外,還因為總統個人的道德感和羞恥心。如果一個美國總統真的做到了完全無所顧忌,他可以豁免自己的任何罪行,可以強行擴張自己的權力去干預司法和立法。但即使是特朗普這樣的狂人,現在也不敢做出過于出格的舉動。

其實從文化上講,土耳其人對超級總統制并不陌生與反感?!巴炼鋰浮眲P末爾(Mustafa Kemal Atatürk,1881—1938)就是以獨裁方式成功打造新土耳其的。他擔任土耳其首任總統的十多年(1923—1938)為土耳其實現政教分離及伊斯蘭教的世俗化和現代化,離開伊斯蘭世界,加入西方民主陣營奠定了基礎。土耳其在1953年成為北約成員。

凱末爾同時明確,軍方有制衡和監督國家權力的任務。土耳其憲法明文規定,一旦政府背棄伊斯蘭世俗化國策,出現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的行為,軍隊就應該起義,推翻獨裁者。這為土耳其軍方的一些做法提供了正當性和合法性依據,從1960年代至今,土耳其軍方至少發動了五起政變。

但是埃爾多安的意圖是將土耳其帶回伊斯蘭世界,因此上臺后開始弱化軍隊權力,大規模清洗軍中反對勢力,終于刺激軍方于2016年7月15日的發動政變。這次政變在短短八小時內造成249人死亡,2193人受傷。由于軍方缺乏民意支持,埃爾多安在國外度假期間憑借社交網絡就扳回劣勢,最終鎮壓了這次政變。之后埃爾多安展開了報復性的肅清運動,超過11萬人被捕,15萬軍警和司法人員被革職。

近期的沙特記者卡舒吉遇害案更是讓埃爾多安敏銳地嗅到了土耳其在地緣政治上的有機可乘。一方面,埃爾多安的野心一直是想要取代沙特成為中東地區的盟主;另一方面,土耳其又不能和沙特公然撕破臉。所以,土耳其官方10月以來每天擠牙膏式地就卡舒吉事件通過媒體爆料,正體現了埃爾多安高明的政治身段。埃爾多安的意圖是,在不徹底破壞和沙特關系的前提下,盡可能去煽動國際社會譴責沙特,降低沙特國際聲望,動搖沙特和美國關系,從而令土耳其可以從中獲益。

土耳其眼下的另外一大危機是經濟。存在很多不利于土耳其的國際大環境因素,比如全球性貿易摩擦的不確定性、高油價、美聯儲升息、新興市場風險。在這些不穩定因素作用下,土耳其將面臨嚴峻的經濟危機風險。

(三)菲律賓

特朗普化的世界(三):亞洲拉美篇

當地時間2018年10月9日,菲律賓馬尼拉,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在總統府會見國會議員以及政府官員。東方IC 資料圖

菲律賓版的特朗普是其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其參選和就任以來的大嘴巴和強硬作風比正宗特朗普來得還要更甚一籌。

自2016年6月杜特爾特就任總統以來,菲律賓舉國上下開展了一場反毒大戰,宣稱對所有涉毒人員殺無赦。人權組織大赦國際稱,已經有超過8000人在這場掃毒大戰中死亡。但杜特爾特無視國際批評,無懼國際刑事法庭對他的反人道罪調查,堅持零容忍政策。最近杜特爾特發表講話稱:“我的掃毒行動永遠不會終止,直到最后一名毒販和毒梟被消滅?!弊杂膳扇耸扛械綋鷳n,認為杜特爾特有法西斯獨裁傾向,但菲律賓民眾卻選擇擁護這位“鬧革命”的總統,其滿意度也達到了驚人的七成。

面對走私問題,杜特爾特更是公開用推土機碾碎了20輛走私豪車,以震懾走私分子。以往政府都是拍賣走私車,但結果拍下這些車的還是走私販,根本無法阻止走私現象。而杜特爾特上臺以來的種種鐵腕舉措,使得菲律賓海關在2017年的關稅收入創下史上新高。

向假新聞宣戰,成了世界政治強人們的共識。從特朗普到普京,都痛斥過假新聞,杜特爾特也不例外,更是直接撤銷了他所認為的假媒體的營業執照。他們懟上假新聞,認為假新聞不叫媒體自由,而是濫用自由,是被人為操控而故意針對他們這些強人的。

(四)巴西

特朗普化的世界(三):亞洲拉美篇

2018年12月2日,巴西,2018巴甲頒獎典禮上,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身穿帕爾梅拉斯球衣舉杯慶祝。視覺中國 圖

在這一輪新興市場的經濟下滑中,巴西經濟也陷入了困境。伴隨經濟困境崛起的是高喊民族主義口號的社會自由黨(右翼)人雅伊爾?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

在10月7日舉行的巴西第一輪總統大選中,博爾索納羅得票率為46.7%,和得票第二多、獲得28.5%選票的勞工黨(左翼)候選人費爾南多?阿達(Fernando Haddad)進入10月28日的第二輪投票。第二輪投票中,博爾索納羅成功抵擋住了中左翼選民的攻勢,以55%對44%,成功當選巴西新總統。

巴西極右翼崛起的溫床是政治貪腐和犯罪激增。巴西傳統上一直是左派占據絕對優勢的。但在勞工黨長期執政下,巴西政界貪腐嚴重,經濟萎靡。從前總統盧拉(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到羅塞夫(Dilma Rousseff),再到從副總統轉正的現任總統特梅爾(Michel Temer),都涉嫌貪污受賄。連這次代表勞工黨競選總統的阿達也被爆出在2014年競選圣保羅市長時,收受上百萬美元非法政治獻金,并用假賬掩蓋。犯罪問題更是巴西社會一大痼疾,2018年的統計顯示,巴西平均每天發生175起謀殺案。2017年,巴西有64000人死于謀殺。

博爾索納羅在巴西的橫空出世代表著一場改變,代表著人民對建制派長期的不滿,代表著自由主義規范的崩潰、民粹主義在巴西的興起,代表著主宰拉丁美洲多年的左派粉色浪潮正在開始退潮。

博爾索納羅是軍人出身,從不掩飾自己對巴西過去軍事獨裁時代的懷念,樂意被拿來與拉丁美洲過去的獨裁者做對比。博爾索納羅公開支持對犯罪分子進行刑訊逼供,還曾經說過:“光靠選票是根本改變不了這個國家的。唯一能改變這個國家的就是發動一場內戰,而且要做到過去軍政府沒有做到的事——殺掉3萬貪污無能之人?!?/p>

《華爾街日報》認為,有兩點讓博爾索納羅在巴西群眾中廣受擁護:一是主張用嚴酷刑法打擊犯罪,支持民眾擁槍,這迎合了巴西民眾對當下貪腐與高犯罪率的批判;二是口無遮攔,發表了很多反移民、歧視女性、非洲裔和同性戀的言論,敢于挑戰政治正確,將自己打造成反建制的改革派強人,雖然這無疑招致了左派和女性選民的強烈反對。

博爾索納羅的當選令西方主流知識界嘩然,但巴西國內市場反應積極,巴西股市匯市一路上漲。經濟層面,勞工黨持一種反改革態度,希望延續之前的經濟政策,博爾索納羅則啟用市場派的經濟學家保羅?格德斯(Paulo Guedes)出任財政部長,將進行經濟轉型改革,改變以來原材料出口的經濟模式,施行國有企業私有化政策。

作為世界第八大經濟體,人口全球第五、拉丁美洲最大的國家,巴西的向右轉也值得持續關注。

(五)墨西哥

特朗普化的世界(三):亞洲拉美篇

當地時間2018年12月3日,墨西哥墨西哥城,墨西哥總統洛佩茲·奧夫拉多爾現身就職后的首場新聞發布會,他立誓要對墨西哥進行“深刻而徹底”的改革。視覺中國 圖

在這一輪全球政治轉向中,墨西哥顯得有些另類。

過去一個世紀以來,墨西哥人民只能在兩個建制派右翼政黨即革命制度黨和國家行動黨中選擇當政者。但面對嚴重的暴力犯罪與貪腐問題,民眾的憤怒遠遠超越了恐懼,他們恨透了執政黨,恨透了貪腐,恨透了裙帶資本主義,恨透了巨大的貧富差距,受夠了每天生活在毒品暴力犯罪陰影下。

所以墨西哥人民放手一搏,決定用選票懲罰毫無作為的上述兩大政黨。在2018年7月1日舉行的大選中,他們選出了曾擔任首都墨西哥城市長的左派領袖洛佩斯(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擔任總統。這是史上第一次,墨西哥大選選出了一位左派總統,由其領導的左翼政黨國家復興運動黨(Morena)成立僅僅四年。

雖然是左派,但他所代表的一樣是一種變革的力量、誠實的力量。洛佩斯擔任墨西哥城市長時,民意支持度一度高達84%。曾兩度參選總統,都以微弱之差惜敗。他的政策是一個給窮人更多補貼的野心勃勃的社會福利計劃,估計需要花費250億美元。批評者把他比作委內瑞拉的查韋斯。

吊詭的是,雖然洛佩斯是左派,但同時也反全球化,主張經濟民族主義,因此把他稱為“左派特朗普”也不為過。

五、結語

威權主義強人政治浪潮正從亞非拉蔓延到歐洲和美國。2016年11月的總統選舉中,美國人民自己用民主的方式選擇了反對全球化和移民、蔑視司法獨立、攻擊媒體監督的特朗普。

根據調查,出生于1930年代的美國人中,超過70%認為生活在民主社會至關重要,而1980年代出生的美國人中,僅有30%同意這點。

這是因為,過去人們知道不民主社會是什么樣,所以珍視和擁抱民主制度,而現在,那些在民主社會中長大的更年輕一代卻不知道不民主社會是什么樣,從而對極左或極右產生了很多美好的幻想。而且二戰后半個世紀間,民眾的生活水準整體是不斷上升的狀態,而現在美國人民生活水平處于長期停滯狀態。民眾突然間開始發覺,體制內的人只會為自己謀福,根本沒有為大眾著想。對現狀的不滿直接導致很多人對民主體系不抱幻想,結論就是美國和歐洲的民主正在走向衰敗,至少是出了大問題。

在傳統上的老牌歐美民主社會,白左們對“政治不正確”談之色變,唯恐避之不及。但他們往往只是虛情假意,夸夸其談,高舉旗幟,空喊口號。這完全無法應對新時代的挑戰,也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而強勢出現的特朗普們不再被“政治正確”束縛手腳,反而可以打破陳規,直接面對問題,提出解決方案,顯得更加真誠勇敢而有效率。這自然可以大量吸粉,獲得堅實群眾基礎。所以,特朗普們的出現是大勢所趨,是民意所向。

美國哲學家理查德?羅蒂(Richard Rorty,1931—2007)在其1998年出版的《筑就我們的國家:20世紀美國左派思想》一書中如先知般指出:“被遺忘者的訴求終將召喚出強人政治?!卑l達社會中那些新世紀以來在全球化浪潮中被拋下的族群,不再信任既有的憲政民主體制,他們只需要一個凌駕于制衡機制之上的強人,通過推翻既有政治格局,讓本土社群的利益訴求重見天日。這是特朗普得以當選的根本原因。特朗普就任后推出的“禁穆令”等一系列排外和保護主義色彩強烈的行政令即使爭議不斷,但基本無損于其在共和黨基礎選民心中的支持度。

現在,信奉民族主義的強人政治領袖重領風騷。在民族主義激化過程中,民主化意外扮演了推波助瀾的作用。這不僅是因為,我族選民會終究會將選票投給我族自己;而且是因為,他們可以重新定義民族國家的身份認同,重新定義敵人,將后者排斥在民主之外。

對許多人來說,民主只是達到目的的一種手段,他們有時候并不渴求民主,因為民主無法當飯吃。如果沒辦法帶來就業或者安全,貧富差距會使政治經濟制度看起來更像是被操控的,這時國家就很可能滑向威權統治。這是全世界如此多截然不同的國家對民主的支持逐漸降低的共同原因。

我們正在見證一個民族主義新時代的到來。未來的世界可能裂解為民族主義的競技場,那將是柏林墻倒塌后,人類歷史再一次面對一次巨大的轉折。(全文完)

(本文2018年11月20日首發于微信公眾號“華府工作小透明蘿貝貝”,原題“川普化的世界(三)——亞洲拉美篇”。經授權刊用,并由作者重新增刪改定。)

  • A+
所屬分類: